一秒记住【新水小说网 www.share4love .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看不到的都是购买比例不够,三天后即可看到正文~“话?什么话啊?”

  “……她说过,她其实并不愿意放纸鸢。因为它们是这世上最不自由的东西,明明唾手可及那一片天空,但身后总还是有一条线牵着自己。这样子的自由,实为不幸之至。”

  “线?”凝木低声应了一句。

  “是啊……是线,牵着它无法飞得更高,也掣肘着它的行动……”

  “那……阿煜,你能告诉我,是谁跟你说过这番话的吗?”

  杨煜摇头一笑:“是谁说的,朕已经忘记了,想必她也一样,都忘记了……”

  凝木绞着手中罗帕,低头垂目不语。

  杨煜仰着头再凝视了一番天边的纸鸢,直到纸鸢已经看不见,才回过神来一般笑笑。“时候不早了,也该回行宫了。”

  “……”

  “阿凝?怎么,不开心了?”

  凝木仿佛被惊醒一样地摇头:“没有!……没有。我……我在想事情。”

  杨煜看着她低头的模样,微微一笑,手伸到她头顶轻轻抚了抚。“明日朕再带你来这打猎,如何?”

  “……好啊。”凝木点点头,手微微握着罗帕,轻声应下。

  丝丝络络,缠绕奴心间。

  “嗯……浩浩汤汤,一时无涯!”

  “这个是……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

  “这、这个……”

  “这个是……”

  烛火幽幽,凝木眼也不眨地盯着杨煜提到她跟前的宣纸,蹙紧了眉一个字一个字地看过去。

  半晌,她带着疑惑和遗憾摇了摇头:“我……不认识。”

  “这几个字啊,念作‘今时不见古人月,今月曾经照古人’。”

  “今时不见……古人月?”凝木认真地随着他默念了一遍,再次摇头。“这是……什么意思?”

  杨煜收起了手中的宣纸,懒散地靠在案几边上,拿起桌上一杯酒,对着那照不进殿堂月光的冷月遥遥举了一杯。“意思就是——”他轻描淡写地一笑,仰头饮下杯中酒。

  “如今的人见不着千百年前的月亮,可这冷月却见证了一批又一批的浩荡红尘,清清冷冷地……挂在天上,冷眼瞧着我们这一群红尘中人来来往往……呵……”

  “……我不明白。”

  “你这一回该明白了,”杨煜搁下酒杯,忽而一笑。“就比如今日的阿凝见不着昨晚的月亮,可今晚的月亮,却见过昨日的阿凝。”

  “这个我懂。”凝木扬起一抹笑容,坐在椅上转了转身,发间的朱钗随着她的动作微微摇晃。“可这有什么意义吗?我见不着昨日的月亮,可我能见着今日的月亮啊,明天的我,自然也能见着明天的月亮。有什么……好悲伤的呢?”

  杨煜哑然笑了起来:“是没有什么好悲伤的,罢了罢了,阿凝,你的心可长出来了?”

  “心?”凝木一愣,下意识地抚上胸口,垂了下头。“我本是死物蒙灵,只是个精怪而已,又怎么会有心?”

  话音未落,她又抬头笑道:“不过我知道国师为何把我送给阿煜,因为阿煜说了能给我一颗全新的心。虽然我现在没有真正的心脏,但阿煜的心就是我的心,我们的心是连在一起的。”

  烛火重重之下,她的笑容是那么的耀眼纯洁。

  杨煜似是看呆了一般直直地盯着她,半晌才俯身下去,稍稍眯了眯眼。“好,阿凝,朕记住你这话了。”

  “也希望你……不要忘记。”

  “我怎么会忘记呢?”凝木歪了歪头,有些不解,双眼水灵灵地眨了一眨。“我说过了,你的心就是我的心,你不会忘记,那我自然也就不会忘记了。”

  杨煜如深潭一般冰雪漫天的双眼紧紧盯着凝木,半晌,他抚额大笑起来。

  “好!你说得对!朕的心也就是你的心,朕不忘记,你也不会忘记……阿凝啊,遇到你,真是朕这一生中最不后悔的事。哈哈哈哈……”

  杨煜眼底毫无笑意,可他的笑声却在殿中回荡了许久,直到大殿上的烛火渐渐暗下,直到那两个人的身影渐渐隐去,直到殿上又被照得灯火通明一般亮堂。

  又是一阵斗转星移。

  灯火通明的大殿之上,杨煜一身龙袍,脸色铁青地立于前殿,在他面前正跪着一名身穿大红凤冠凤袍的女子。

  那女子面容姣好,可第一眼看去留下深刻印象的竟不是那一张绝色面容,而是她脸庞上仿佛与生俱有的一种威严。

  她面上带着不容置喙的坚毅与威严,双手托着圣旨卷轴高举过头,缓慢而又郑重地一字字道:“请陛下下旨。”

  “荒唐!”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杨煜一甩袍袖,神色满是震怒。“皇后,朕看你也是个知书达理的人,平日里性子也一向温婉柔和,怎么这一次也随着那些糊涂东西闹起来了!”

  “陛下错了。”皇后不卑不亢地回道,语气却是坚定无比。“臣妾一心只为陛下,只为这天下苍生。陛下若是嫌宫中欠缺佳丽,是臣妾的失职,臣妾自当领罚。若陛下想要新人,臣妾立刻就能给陛下找上一家世才学双全的貌美女子,陛下也无需为一介精怪沉沦。”

  “沉沦?”杨煜危险地眯起了眼睛。他走下前殿,俯身用手捏住了皇后的下巴,强迫她抬起头来与他对视。

  “纪芷韫,你给我听好了。”他捏着纪皇后的下巴,眼中暗涌无数,几乎是咬紧了牙一字一句地说出来的。“论夫妻,我是夫,你是妻,理当遵从夫君;论君臣,朕为君,你为臣,不得过问天子事!我待阿凝如何,轮不着你们这些人来说三道四。”

  说罢,他狠狠一甩手,纪皇后一下子就被他甩到了地上。

  杨煜冷哼一声,拂袖便要离开。

  “陛下!”纪皇后的声音再度响起。

  杨煜脚步一顿。

  纪皇后深吸了一口气,从地上撑起来,深深地磕了一个头。“请陛下下旨!”

  “你!——”

  “请陛下下旨!”她头抵着冰冷硬邦邦的地面,凤冠的珠穗垂落下来晃晃荡荡,落到地上发出细碎的响声。

  大殿里如死一般的寂静。

  宫灯里缓缓燃着烛火,灯芯啪地一声爆开。

  纪芷韫的声音仍是一开始那样坚定不移。“自凝木姑娘现世以来,国内旱涝不断,天降红雨,饿殍遍野。军中军心涣散,各地藩王心生异心,朝野上下人心躁动。荒郊野外之地更是妖孽横生,国将不国!请陛下下旨,赐死凝木姑娘!”

  “纪芷韫!”杨煜几乎是震怒地喊出了这三个字,面上阴沉如即将来临的海上风暴。“我告诉过你,你不用理会这些朝政之事!”

  “陛下,臣妾不为这朝中事,只为这天下事。”纪皇后抬起头来,目光中是一片磐石不移般的坚定。

  她的眼睛和凝木不一样,凝木双眸灵动,就像是一双翩翩飞舞的彩蝶,而纪芷韫的双眼却如一汪湖水那般温和平静,却比凝木要多了几分气度和威严。

  “陛下,天底下不止一个凝木姑娘,可天底下只有一个南朝。陛下是想将自己的半生心血都毁在凝木姑娘身上吗?”

  “陛下,”眼看杨煜隐隐有暴怒之势,纪芷韫又磕了一个头,赶在他之前继续说道。“臣妾知道,自古以来虽多有红颜祸国之事,但归根究底,都是帝王之错,与红颜美人无关。可陛下,这一次不一样。”

  “好。”杨煜一甩衣袍下摆,干脆回过神来,直视着纪芷韫,怒极反笑。“你就说说,这一次有何不一样。”

  “请恕臣妾无礼,陛下看中凝木姑娘,想来并不全是为了凝木姑娘吧?”

  “哦?此话怎讲?”

  纪芷韫顿了一下,而后抬眸直视杨煜,口中缓缓吐出一句话来。

  “陛下可还是记得当年嵇康先生的批命?”

  “放肆!”

  杨煜一下子打翻了一旁立着的琉璃宫灯,巨大的声响使得外间的宫女太监都跪了一地。

  “纪芷韫……你真是放肆!”他气得声音直抖,眼中瞬间便充满了血丝,暴怒无比。“你在这宫中十年修身养性,修到的便是这些东西?!”

  “看来陛下果然没有忘记先生的批命。”纪芷韫并不为杨煜的震怒所动,她微微笑了一下,目光平静如水,徐徐道,“命者天定,运者人定;戊土丑月,火正印,比劫局。戌库得民,砥定天下,本帝王之命,开国君主。然原局有戌,戌库收两午火,甚烈,辰戌冲,暴而不治,国运将息!命三运七,帝王命,老祸运!若要抵运,当——”

  “住口!”

  杨煜大步上前,紧紧扼住纪芷韫的脖颈,一向深邃沉静的眼中露出宛如狂风暴雨般的怒意:“住口,纪芷韫!我早就忘记那些东西了,早就忘了!”

  他手中青筋暴出,扼得纪芷韫脸色发白。“你听到没有?!我早就忘了!”

  纪芷韫被他扼得无法言语,双手无力地握住杨煜青筋暴起的手,一口气也喘不上来,眼里一下子含上了泪意。

  “什么狗屁命运!什么命三运七,都是放屁!”

  “我杨煜要的东西,从来就不靠命!这江山是我亲手打下的,这南朝是我亲手治理的!为什么要听信那个老东西的胡言乱语,白白把江山拱手送人!”

  “纪芷韫,你跟了我十五年,你难道没有亲眼看着我打下江山,跟着我登上这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亲眼见证这繁华十年?!你说,我这十几年来兢兢业业为国为民,我为什么要听信一个老疯子的话!你说啊!”

  那站起出列的人却仿佛没有感觉到任何异样一般,直挺挺地在大殿中立着,虽是低头垂目,却是任谁也能看得出他说此话时满腔的不服与愤怒。

  杨煜稍稍眯起了眼,支着头看向那人。

  “哦?妖女之事?朕倒是想问问,那妖女,指的是何人啊?”

  那人嘴角微微扬起,却是再度恭敬地鞠了一躬。“陛下既然心里已经知晓,又何必问臣呢?”

  “大胆明德!”杨煜尚未发话,他身边的高公公却尖细着嗓子一甩拂尘,责骂了起来。“陛下好言好语地问你话呢!为何不敬?”

  “高公公,”名唤明德的人微微欠了欠身,“我在和陛下谈论家国大事,几时又轮得到公公插嘴了?”

  “你——”

  “那依明爱卿之见,”杨煜抬了抬手,阻止高总管继续说下去,看向殿中之人道,“既然这宫中有爱卿所谓的妖女一说,朕又该如何呢?”

  明德仍是低着头,恭敬道:“臣,不敢妄言。”

  杨煜便微微扬了扬嘴角,忽地一手用力拍在扶手龙头之上,厉声喝道:“既然不敢妄言为何还信口雌黄!明德,你真当这朝堂之上是你随便胡乱造谣之地?!”

  “臣,不敢。”

  “陛下!”明德话音未落,便又有一人站起启奏道,“臣有一事启奏。”

  “说。”

  那人行了一礼,方道:“自文德皇后薨后,宫中无后,臣启奏陛下,选秀封后。”

  “哦?那依众爱卿之见,何人能担当起皇后一位?”

  “宸妃娘娘品行甚笃,贤淑良德,臣以为,宸妃娘娘可为后。”

  “陛下,臣也有一事启奏。”明德微微一笑,再次行礼道。

  杨煜轻哼一声:“说。”

  “自先太子薨后,东宫无主,陛下年事已高,臣斗胆,请陛下立储!”

  金銮殿上光影交错,天子阁帷幔重重,那鲜艳的红色泼成了旧年的陈漆,金龙缠绕的雕梁画栋也被风吹雨打,再不复十年前的雄伟壮丽。

  杨煜已不再是当年英明神武的少年天子,凝木却仍是当年那一张绝世无双的面颊,肤如凝脂,眉黛烟缈。唯一不同的,便是她身上已经披上了紫红的宫纱,凤簪发鬓,额间也不再是当年一水花钿,而是被人点上了鲜红的朱砂。

章节目录

龙女札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水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双瞳烟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瞳烟华并收藏龙女札记最新章节

澳门棋牌 澳门棋牌真人赢钱游戏 澳门棋牌游戏 澳门棋牌 河北快3 河北快3 河北快3 河北快3 吉林快3 吉林快3 吉林快3 吉林快3 新疆11选5 新疆11选5 新疆11选5 新疆11选5 广东11选5 广东11选5 广东11选5 广东11选5 上海11选5 上海11选5 上海11选5 上海11选5 甘肃11选5 甘肃11选5 甘肃11选5 甘肃11选5 江苏11选5 江苏11选5 江苏11选5 北京11选5 北京11选5 北京11选5 北京11选5 云南11选5 云南11选5 云南11选5 云南11选5 陕西11选5 陕西11选5 陕西11选5 陕西11选5 电子游戏 电子游戏 电子游戏 电子游戏 欧冠赛程表 欧冠投注平台 欧冠投注官网 欧冠投注网 欧冠投注网 欧冠决投注 欧冠在哪里投注 体彩足球欧冠 足彩欧冠平台 欧冠决投注 欧冠决投注平台 欧冠决投注 欧冠决投注 欧冠外围下注app 欧冠外围下注app 欧冠外围下注app 欧冠app 欧冠外围app 欧冠赔冠率 欧冠赔冠率 欧冠赔冠率 欧冠买球投注 欧冠买球投注 欧冠买球投注 欧冠买球投注 江苏体育彩票 江苏体育彩票网 江苏体育彩票 江苏体育彩票 浙江体育彩票 浙江体育彩票网 浙江体育彩票 浙江体育彩票 365体育投注 365体育投注 365体育投注 365体育投注 365体育投注 bet356体育在线网址 bet356体育在线网址 365体育投注 365体育投注 365体育投注网址 365体育投注网址 bt365体育投注 bt365体育投注 欧冠投注体育平台 欧冠投注体育平台 欧冠投注平台官网 欧冠投注平台官网 欧冠赛事投注 欧冠赛事投注 欧冠竞彩app 欧冠竞彩 欧冠竞彩 欧冠足彩 欧冠足彩网 必威体育游戏 必威体育 必威体育 必威体育 广东11选5 广东11选5 广东11选5 广东11选5 重庆11选5 重庆11选5 重庆11选5 重庆11选5 甘肃快3 甘肃快3 甘肃快3 甘肃快3 新疆福利彩票 新疆福利彩票 新疆福利彩票 新疆福利彩票 云南11选五5 云南11选五5 云南11选五5 云南11选五5 欧冠最新赛程 欧冠最新赛程 欧冠最新赛程 欧冠最新赛程 体育在线投注 体育在线投注 体育在线投注 体育在线投注 电子游戏平台 电子游戏平台 电子游戏平台 电子游戏平台 辽宁体彩网 辽宁体彩网 辽宁体彩网 辽宁体彩网 365体育投注 365体育投注 365体育投注 best365体育投注 best365体育投注 best365体育投注 欧冠投注体育平台 欧冠买球投注 欧冠买球投注 欧冠买球投注 欧冠买球投注 欧冠买球投注 必威体育 必威体育 必威体育 贝博足彩app 贝博竞彩 贝博足彩app 嘉博国际 嘉博国际 电子游戏厅 电子游戏厅 电子游戏厅 电子游戏厅 电子游戏平台 电子游戏平台 电子游戏平台 电子游戏平台 网上游戏厅 网上游戏厅 网上游戏厅 网上游戏厅 网上在线打鱼 网上在线打鱼 网上在线打鱼 网上在线打鱼 电玩城捕鱼 电玩城捕鱼 电玩城捕鱼 电玩城捕鱼 官方彩票app 官方彩票app 官方彩票app 官方彩票app 360彩票网 360彩票网 360彩票网 360彩票网 欧冠赔冠率 欧冠赔冠率 欧冠赔冠率 欧冠赔冠率 亚博足彩APP 亚博足彩APP 亚博足彩APP 亚博足彩APP 易游电子游戏 易游电子游戏 易游电子游戏 易游电子游戏 欧冠竞彩app bt365体育投注 bt365体育投注 365在线体育网址 365在线体育网址 必威体育 必威体育 辉煌娱乐网址 辉煌娱乐游戏 河北快3 河北快3 广东11选5 广东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