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天之后,宋艾已调适好心情,让自己完全成为大辽国的人。

    “夫子,听说你是冒牌夫子?”上课时,耶律克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宋艾怔住,“是谁告诉你的?”

    “整个府邸都在传呀!”他说得好自然,但宋艾听在耳里却有点难为情。

    见她垂首不语,耶律克又问:“夫子,是真的吗?”

    “没错,我的确是冒牌的,很抱歉欺骗你们。”宋艾汗颜一笑,“说真的,这些书我有的连读都没读过,有些更是不懂,我马上去跟你叔叔说,请他帮你另觅夫子。”只不过奇怪的是,那位正牌夫子究竟去了哪儿?

    “不要!”耶律克赶紧拉住她的手,“你不要走,我就要你当我的夫子。”

    “说真的,我能教你的不多,要成为你的夫子还差得远呢!”宋艾搂着他的肩说:“你放心,就算我不当你的夫子,也不会离开这里了。”

    “真的?!”耶律克这才安了心,“我真的好怕你会离开。”

    “为什么?”

    “我听卡夏目总管说,你好像不是我们这里的人,是从很久很久以后冒出来的是吗?”憋了好久,他终于问道。

    “呃,对呀!”

    “难怪你会这么多新奇的玩意儿。”他好奇的睁大眼。

    宋艾笑了笑,突地灵光一现,“对了,想不想吃吃我们的食物?很好吃喔!”

    “真的?”他瞪大眼,“有什么?”

    “像是披萨、义大利面、布丁……”她想了想,“反正好多好多,只是有些我不会做。”

    “那你说的这些你都会做?”

    “嗯,只怕材料不够,像是起士、西红柿酱可能都要自己做了。”瞧他面露失望,她拧拧他的腮帮子,“放心,这些我以前在家政课都学过,虽然不像外面卖的那样,但应该也算可口。”

    “那要怎么做?”

    “有牛奶就可做奶酪和吉士,但西红柿呢?”

    对烹饪耶律克哪懂,就只会摇摇头。

    “好吧!那我们去灶房找厨娘帮忙,看看有没有近似的食材代替。”

    两人兴致勃勃地冲进灶房。

    费了好大一番工夫,宋艾做好一道点心。

    “哇……好香喔!”耶律克拍手叫好,连厨娘也好奇的凑过来。

    “来……咱们来切块。”切了好几等份,宋艾便开始分配任务,“这个让你端给其它人尝尝,得先端给别人你才可以吃,这是夫子的命令。”当然,厨娘也分到了一份。

    “可我回来都凉了。”他嘟着小嘴。

    “那你还不快去。”她笑着端着其中两块就要离开。

    “你要去哪儿?”

    “送给你叔叔吃。”对他做了个鬼脸,宋艾便将点心给端出灶房。

    耶律克不禁犯起嘀咕,“到底她是要做婶婶好,还是做夫子好呢?”

    步进大厅,宋艾就见耶律乔毅独坐在大厅听着属下的禀报。一见她来,他便对其它人吩咐了些事后就让他们退下了。

    “远远就闻到香气,这是什么?”这几天宋艾没事就会亲自下厨做一些她口中的“现代料理”给他吃。

    刚开始他还有点吃不惯,可久了还觉得挺好吃的。

    “这是柠檬汁和披萨。”她将餐盘搁下,“吃吃看,这不能太烫吃也不能太凉吃。”

    “你呀!最近府邸里下人们的嘴都被你给养刁了。”他笑着抓起一块披萨,“这黏呼呼的又是什么?”

    “起司,是一种将奶品放酸,增加酵素与细菌的东西。”她解释。

    “放酸?”才刚要咬下,一听见这两个字他就打住了。

    “别担心,不会有问题的,很可口喔!”她张着双带笑的眸鼓励道。

    若是旁人,就算下跪要他吃,他连闻都不会闻一下,但眼前可是为了他牺牲所有的女人,就算真的难以接受,他还是会努力去尝试。

    “怎么样?”她好期待他的称赞。

    “嗯……”他咀嚼了下,跟着又咬了两口,“很有咬劲儿,那酸味不难闻,挺好入口的。”

    “真的吗?太好了。”宋艾开心地绕着圈圈。

    “什么东西这么好吃呀?”一道陌生的声音从大厅外响起,一位年约四十来岁的男人与一名姑娘步进厅内。

    “柳师爷!你回来了。”耶律乔毅站起迎接。

    “我刻意不让门房通报,就是要给你一个惊喜。”师爷柳易子朗笑。

    耶律乔毅望着他身旁的姑娘,“这位是?”

    “她就是我特地请来的夫子呀!之前她有要事耽搁了,拖延至今才来。”

    “原来如此。”耶律乔毅理解地点点头。

    “小女子胡燕向大人请安。”姑娘笑意柔媚的曲膝道。

    “姑娘免礼。”

    “大王,别看胡燕年纪轻轻,学问才识可渊博了,她的祖先曾为唐朝尚书,虽是汉人,可一直住在契丹境内的高山上,喜爱恬淡的生活,你应该会满意啊!”柳易子这话一出口,耶律乔毅和宋艾都听出他想撮合他俩的意思。

    “柳师爷,谢谢你的好意——”

    听出他婉拒的意思,柳易子又抢话,“大王,我也算是你的长辈,你爹临终前嘱咐我一定要盯着你的终身大事,而我也从未或忘……还是你不满意胡姑娘?”

    “我……我并不是这意思。”耶律乔毅还真不知如何解释了。

    眼看这样的气氛,一旁的宋艾笑眯眯地喊着,“柳师爷。”

    “你是?”他这才注意到她。

    “我叫宋艾。”

    “宋艾!你是谁?”他以为她不过是个下人。

    “我是——”

    “她是我的妻子。”耶律乔毅先行开口,“而她也是耶律克的夫子。”

    “这是怎么回事?”柳易子一脸迷糊。

    于是耶律乔毅便将那天的事娓娓道来,唯独没提及宋艾来自何处,毕竟这事不必让太多人知挠。

    “这么说她分明是冒牌货!”胡燕听了一脸不满,

    “柳师爷,这女人不安好心,居然敢以夫子自居。”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冒充,而是——”宋艾心慌了,一时之间不知如何解释。

    “大王,你既知她并非我找的夫子,为何还要留下她呢?”柳易子无法苟同。

    偏偏这时候耶律克跑了进来,边跑边喊道:“夫子,披萨真好吃,咱们再去做别的……”

    当他跑进来的时候,一看见柳师爷便住了口,“……柳师爷。”

    “耶律克,你刚刚在做啥呀?”柳师爷问道。

    “我……我在写字、念书……”他早知道柳师爷很想将他接进师爷府,这下不说谎一定会被带走。

    “天呀!上课、写字?那么哪会弄得一身脏污?”胡燕鄙夷道。

    “大王,恕我自作主张——”柳易子拍拍耶律克的肩,“耶律克,今儿个你就跟我回师爷府。”

    “不要!”耶律克立刻躲到耶律乔毅身后。

    “你们听我说,我承认我不适任耶律克的夫子,我可以马上退出,让胡姑娘教耶律克。”宋艾走出来,勇敢的面对。

    柳易子闻言才稍稍息怒,转向耶律乔毅,“如果能这样是最好,那我也不计较过去的事,但你得将她赶出府去。”

    “什么?”宋艾震惊地瞠大眼。

    “我绝不答应。”耶律乔毅想都不想的回答,“我已决定娶她为妻,她注定是南院王府的王妃。”

    “大王你——”柳易子不得不再拿出辈分压人,“她来历不明,怎有资格当王妃!大王,你可得仔细想清楚。”

    “我已经想清楚了。”耶律乔毅紧握住宋艾的手,表明自己非她不娶的心意。这样的情意,让宋艾感动。

    但为何这位柳师爷如此执意干涉他婚配的对象?莫非连这时代都有所谓的政策联姻?

    “很好,希望你没忘记你的系牙部若少了我的支持,你将会有多大的损失。”每一王各掌有不同部的士兵与势力,可以想见柳易子在系牙部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胡燕自始至终都一直瞅着宋艾,嘴里还直念着,“凭你也敢冒充我,简直是自不量力。”

    躲在耶律乔毅身后的耶律克终于忍不住说:“你才不像夫子,凶巴巴的,我将来娶媳妇绝不娶你这种女人。”

    “这孩子一点礼教都没有!”胡燕直想揪他出来。

    耶律乔毅一把挥开她的手,“耶律克说的对,我想反问,你又懂得礼教?”

    “你!”胡燕倒抽口气,转向柳易子求救。

    “太过分了,咱们系牙部的主子居然要娶一位身分不明的女人!耶律乔毅,你等着,我会将你拉下来。胡燕,我们走。”

    眼看他们离开后,宋艾难过的说:“都是我连累了你,乔毅,你不娶我没关系,只要能让我守着你……”

    “别胡思乱想了,我不会让你离开。”他紧握住她的手,给她一抹安慰的笑容,“柳师爷的事你不用担心,我会好好跟他说明。”

    “真的可以吗?”

    跟着他的时间虽不算长,但宋艾可以从他紧蹙的眉心看出他其实很担心。

    “当然可以,东西都还没吃完呢!”说着他又拿起披萨吃了口,“愈吃愈美味!”

    耶律克叫着,“我再去拿几块。”

    看他就这么跑走,耶律乔毅不禁眯起眸,“他是我哥哥的孩子,虽然调皮但是很善良。”

    “嗯,你一定很舍不得他离开了。”她敛下眼,“我真的好怕会拖累你们。”

    他板起脸,“不准你再说这种傻话。”

    宋艾欣慰一笑,“好,我不说就是。”

    “那才乖。”他站起身紧握住她的手往外定,“你也别再忙着进灶房了,可别把自己的身子弄坏了。”

    “我一点也不忙,只是想让你尝尝我过去都吃些什么东西。”她看着天色,“近来似乎已没这么冷了?”

    “再过月余就初春了。”他突然想起,“对了,等暖和些,咱们再去一趟葛亚洱牧场,上回你都还没好好玩过,这回我教你骑马。”

    “真的吗?我很想学,如果学会了,就可以和你飙骑了。”她开心的露出笑容。

    她的笑对他而言,更是莫大的安慰:“好,一言为定。”

    “我想去后花园看看那些花。”宋艾每每有开心的事就想去看花,对着满园的花吐露心事就像对着父母说话般。

    “好,我陪你去。”

    两人身形相依、双手交握住后花园而行,一路上笑语不绝,连停在树梢的鸟儿都感受到他俩甜蜜的情意,纷纷跟着啼唱美妙的歌声。

    柳易子果真将此事告诉系牙部其它长老,引来许多的风言风语,甚至将矛头指向宋艾,认为她是勾引耶律乔毅的祸水。

    “禀大人,现在系牙部的人几乎全靠向柳师爷那一边,还说要废除大王的身分。”萨伊前来通报。

    “谁敢废了我!”耶律乔毅抡拳用力往桌上一击,“真是太放肆了!”

    宋艾正好步人大厅,听见他们的谈话,不禁愁眉深锁,“大王,不如去请那位胡姑娘入府吧!我……我可以搬出府邸。”

    “不,我绝不让那女人教导耶律克。”耶律乔毅严声拒绝。

    突然,有人匆匆来报,“禀大人,咋儿有金发洋寇被抓到大殴,听说他手里握有地图,但是他的字和图上的记号全都像画画一样,没人看得懂,也没人听得懂他说的话。”

    “现在呢?”耶律乔毅眯起眸。

    “柳师爷带着胡姑娘前往,说是要翻译给大汗听,只不过……胡姑娘压根不认得那些字。”来人又报。

    “竟然有这种事?”

    “我能不能插句话?”宋艾听到这儿,突生疑问。

    “有什么话就说吧!”耶律乔毅朝她点点头。

    她转向来人,

    “你说的那个金发洋寇写的字……大概是什么样子,你见过吗?”

    “小的怎可能……”他突然想到什么又说:“啊!那金发洋寇在被押解到大汗那儿时,偷偷写了字条求救,却不小心掉到地上,而我正好看守大殿,被我给拾起。”

    “在哪儿?”

    “这里。”他立刻呈上。

    宋艾打开一看,立刻笑开嘴,“这的确是求救信。”

    “你看得懂?”耶律乔毅惊讶地问。

    “嗯,我懂一些洋文。”她撇嘴一笑。

    “那么快跟我走。”耶律乔毅握着她的手,“或许因为你让我解决了所有难题。”

    “怎么说?”她不懂。

    “去了你就知道。”

    宋艾便被耶律乔毅送上马背,两人共乘一骑往大殿的方向而去。

    在宋艾的帮忙下,大汗终于弄懂那张图的解说与重点,对耶律乔毅更是另眼相看。

    有了那张地形布署图,契丹顺利的将埋伏在深谷的洋寇给全部擒住,发兵的便是系牙部的耶律乔毅,因而在大汗面前又立下大功。

    当然,他在系牙部的气势更高,大家都说宋艾才是真正的才女,胡燕顿觉丢脸,因而离开大辽国。王子柳子易则是亲自登门向耶律乔毅及宋艾道歉。

    事情告一段落,耶律乔毅和宋艾也在大汗的祝贺下缔结良缘。

    此时,葛亚洱牧场辽阔的草原上,耶律乔毅和宋艾正骑马快意驰骋。到一处大槐树下,他停下马转身望着她,“你现在的骑术可不比我差了。”

    “才怪,再快点我就头晕了。”她摸摸底下的座骑,“其实只要能这样快乐的奔驰,就算慢慢骑也就够了。”

    “嗯,现在学会骑马,还想学什么?”耶律乔毅转首问道。

    “想学的倒没有,不过我有个心愿。”她羞赧地垂下脸。

    “什么心愿?”

    “嗯……想生个娃娃,让我家人能及早见见你。”她摸摸肚子,“可已经好一阵子了,还是没啥消息。”

    “傻瓜,这事又急不得。”他下马,将自己的马儿拴在树干上,然后跃上宋艾的马,将她困在身前,又紧又亲热。

    “但总是要努力点,你这阵子常出兵,待在府里的时间少之又少。”宋艾不满地噘起小嘴。

    “瞧,战役结束后,我不是带你到这里玩,算是给你赔罪。”他的吻落在她敏感的颈窝,惹得她格格笑了出来。

    “光玩不卖力,一样没用。”她语带埋怨。

    “是,王妃,我一定会卖力的。”他用力一挥缰,马儿便向前疾奔。

    回到主屋前,他勒紧马缰,将她抱下来往房间而去。

    “别这样,耶律克和姜大叔会看到的。”宋艾害臊地往他怀里钻。

    “放心,姜昆正忙着,耶律克也早不知疯到哪儿去了。”进了房门,他将她轻放在床上,低首望着她纤美的脸蛋。

    “干嘛这么看我?”在他的逼视下,她羞赧地回开眼。

    “因为你愈看愈美。”他勾起嘴角,笑得魅惑。

    “你也愈来愈贫嘴了。”勾住他的颈子,宋艾玩笑地将他拉了下来,然后翻身压在他身上。

    “你这是?”他笑眯起眸,知道他的小妻子又想跟他玩游戏了。

    “我们来玩模仿的游戏,如果输了就要脱一件衣裳。”宋艾俏皮的对他眨眨眼。

    “别玩了,我不会这玩意儿。”每次比赛总是他输。

    “不管,你好一阵子没跟人家玩了。”噘起红滥滥的小嘴,那勾媚的模样,哪是他招架得住的?

    “好、好,玩就玩。”

    “我先开始。”她笑嘻嘻地想了想,“猪八戒。”

    耶律乔毅立即做出猪八戒眯眼鼓腮的模样,“孙悟空。”

    宋艾也做出孙猴子的俏皮架势。

    “嗯……姜大叔养的小黄狗。”她眼珠子转了转,出了一道难题。

    “那要怎么比?”他一愣。

    “吐舌头啊!”她掩嘴嬉笑。

    耶律乔毅抚额,无耐地吐出舌头,

    “好了,换我啰……”他挑眉想了想,“嗯……杨贵妃。”

    “杨贵妃?!”

    “不会吗?酥胸半露、回眸一笑百媚生。”耶律乔毅笑意盎然地说道。

    宋艾抿唇一笑,解开衣襟,浑圆的丰满若隐若现,“大王,这样可以吗?”

    他眼一烫,心一热,立即扑上她,“对……就是这样,把你所有的热情都拿出来。”

    耶律乔毅正要吻上她的唇,宋艾突地一阵反胃,“呕!”

    “怎么了?”

    她委屈地直看着他,“我有点想吐,以前我上过课,这样的反应有可能是……怀孕了。”

    “是真的吗?”他露出又是喜悦又是震惊的神情,接着开怀畅笑,“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可我还不确定。”她缩缩颈子。

    “那我立刻让姜昆去请大夫。”他倏然起身,忙不迭地奔出房间。

    宋艾坐直身子,笑望着心爱的男人那真切的表情、直接的反应,心中很是满意……

    她相信他们的未来一定会很幸福很幸福。

    (全书完)

章节目录 bt365体育投注

姑娘不解风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水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楼采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楼采凝并收藏姑娘不解风情最新章节

澳门棋牌 澳门棋牌真人赢钱游戏 澳门棋牌游戏 澳门棋牌 河北快3 河北快3 河北快3 河北快3 吉林快3 吉林快3 吉林快3 吉林快3 新疆11选5 新疆11选5 新疆11选5 新疆11选5 广东11选5 广东11选5 广东11选5 广东11选5 上海11选5 上海11选5 上海11选5 上海11选5 甘肃11选5 甘肃11选5 甘肃11选5 甘肃11选5 江苏11选5 江苏11选5 江苏11选5 北京11选5 北京11选5 北京11选5 北京11选5 云南11选5 云南11选5 云南11选5 云南11选5 陕西11选5 陕西11选5 陕西11选5 陕西11选5 电子游戏 电子游戏 电子游戏 电子游戏 欧冠赛程表 欧冠投注平台 欧冠投注官网 欧冠投注网 欧冠投注网 欧冠决投注 欧冠在哪里投注 体彩足球欧冠 足彩欧冠平台 欧冠决投注 欧冠决投注平台 欧冠决投注 欧冠决投注 欧冠外围下注app 欧冠外围下注app 欧冠外围下注app 欧冠app 欧冠外围app 欧冠赔冠率 欧冠赔冠率 欧冠赔冠率 欧冠买球投注 欧冠买球投注 欧冠买球投注 欧冠买球投注 江苏体育彩票 江苏体育彩票网 江苏体育彩票 江苏体育彩票 浙江体育彩票 浙江体育彩票网 浙江体育彩票 浙江体育彩票 365体育投注 365体育投注 365体育投注 365体育投注 365体育投注 bet356体育在线网址 bet356体育在线网址 365体育投注 365体育投注 365体育投注网址 365体育投注网址 bt365体育投注 bt365体育投注 欧冠投注体育平台 欧冠投注体育平台 欧冠投注平台官网 欧冠投注平台官网 欧冠赛事投注 欧冠赛事投注 欧冠竞彩app 欧冠竞彩 欧冠竞彩 欧冠足彩 欧冠足彩网 必威体育游戏 必威体育 必威体育 必威体育 广东11选5 广东11选5 广东11选5 广东11选5 重庆11选5 重庆11选5 重庆11选5 重庆11选5 甘肃快3 甘肃快3 甘肃快3 甘肃快3 新疆福利彩票 新疆福利彩票 新疆福利彩票 新疆福利彩票 云南11选五5 云南11选五5 云南11选五5 云南11选五5 欧冠最新赛程 欧冠最新赛程 欧冠最新赛程 欧冠最新赛程 体育在线投注 体育在线投注 体育在线投注 体育在线投注 电子游戏平台 电子游戏平台 电子游戏平台 电子游戏平台 辽宁体彩网 辽宁体彩网 辽宁体彩网 辽宁体彩网 365体育投注 365体育投注 365体育投注 best365体育投注 best365体育投注 best365体育投注 欧冠投注体育平台 欧冠买球投注 欧冠买球投注 欧冠买球投注 欧冠买球投注 欧冠买球投注 必威体育 必威体育 必威体育 贝博足彩app 贝博竞彩 贝博足彩app 嘉博国际 嘉博国际 电子游戏厅 电子游戏厅 电子游戏厅 电子游戏厅 电子游戏平台 电子游戏平台 电子游戏平台 电子游戏平台 网上游戏厅 网上游戏厅 网上游戏厅 网上游戏厅 网上在线打鱼 网上在线打鱼 网上在线打鱼 网上在线打鱼 电玩城捕鱼 电玩城捕鱼 电玩城捕鱼 电玩城捕鱼 官方彩票app 官方彩票app 官方彩票app 官方彩票app 360彩票网 360彩票网 360彩票网 360彩票网 欧冠赔冠率 欧冠赔冠率 欧冠赔冠率 欧冠赔冠率 亚博足彩APP 亚博足彩APP 亚博足彩APP 亚博足彩APP 易游电子游戏 易游电子游戏 易游电子游戏 易游电子游戏 欧冠竞彩app bt365体育投注 bt365体育投注 365在线体育网址 365在线体育网址 必威体育 必威体育 辉煌娱乐网址 辉煌娱乐游戏 河北快3 河北快3 广东11选5 广东11选5